拾月 贰拾贰拾玖日

护照找到了,都靠我妈找到的。因为她最爱翻我的东西了,所以一定找得到的。

定了去台北的机票,就后个星期。这次只会呆5天。我想去太鲁阁,可以从台北找旅行社参加一日游吗?

 

月 贰拾贰拾捌日

小日记写得断断续续,应该没什么人在读吧!就写些零零碎碎地无聊事而已。

在尝试写微型小说,因为有一个故事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。不过太久没有做文字创作了,有点怕会难产。

我想出国,但找不到我的护照。忘记我把它塞到哪儿了。头痛!

 

 

拾月 拾陆日

怎么一个星期过得比一个星期苦?

前晚化验室的电脑系统卦了,到了今天早上才修好。大家除了要适应没有电脑系统的不便,还要应付医生和护士不间断的电话。虽然已经跟他们说明了化验结果会被耽搁,但他们还是不断的催促。

我们也不想这样啊!电脑系统坏了又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事。我们没有电脑系统可以用,出差错的机会便会提高。所以我们花多一点时间,反复检查也有错吗?难不成要我们随便出个报告给病人了事就好了吗?

有时觉得现在的年轻医生遇到一点不顺利的事,就对其他工作人员大发雷霆,EQ 真的很 LOW。是医生就了不起吗?可以乱发脾气吗?没有医院其他的同事帮忙,X光片会显现出来吗?血液的检测报告会自动出来吗?病人不需要复健靠医生就会马上复原吗?没有人帮忙找病人以前的病例,医生能顺利帮病人作诊断吗?

一家医院的运行,并不单靠医生,是靠每个部门群策群力。医生没有资格凭着自己是医生就自以为高人一等,可以胡乱发脾气。医生只不过是一个专业,物理治疗师也是一个专业,化验师也是一个专业,放射治疗师也是一个专业。大家都有自己的专长,没有谁比谁高等,没有谁比谁了不起。

 

拾月 拾日

这个星期很累,工作量高到我得每天加班至少一小时。可能对很多人来说加班一个小时没什么大不了,我简直是在无病呻吟。我只能说,隔行如隔山,很少人了解在医院化验室工作的辛苦。下班后,脑力和体力的透支有时让人受不了。

高岛屋星期四开打了周年庆,我一样彩妆品也没买到。其实想买 RMK 新的白色,带虹光的指甲油可是已经卖断货了。结果只买了一个工作用的 Agnes b 黑色尼龙包,专柜打九折再加上高岛屋会员的八五折,蛮值得买的。黑色的包很难拍照,所以这个星期没有败家记事簿。

想不到要写什么了。就这样。

 

拾月 陆日

刚唱了K回家。好久没有去唱了。

我觉得以前的我太拘谨了,会不好意思在大家面前开口唱歌。可是现在我都会大声唱,尤其是五月天的歌!

今天我尝试唱了黄鸿升(小鬼)的《不屑》。我很喜欢歌词,在广播中听到了这一段,就一直忘不了:

人类如果没有心脏那就好了 受伤不会流血 悲伤也不会流泪 不需要有同类 传染颓废 不需要愚昧的尊严

副歌的词我也很喜欢:

就让我伪装我嘴角不屑 让孤独乘以更孤独的两倍 允许我保留我最后一点点特权 赦免我想念你的心碎
如果我眼神里闪烁不屑 可能我心里一半已经残废 那一半跟著你走远了的那一天 这一半渐渐地瓦解 

动人心弦的歌词不需要华丽的文字堆砌,最重要是要能够直入听众的心中,让心泛起了涟漪。
 

 

拾月 贰日

我想... ... 我有病。我有睡眠恐惧症。到了深夜,我还是清醒着。我的脑袋在跳跃着,脑袋里的思绪在翻滚着。

可是为什么有你在身边,我都能很安稳的入睡。我知道,我不可以一辈子仰赖着你给我的依靠。但我知道并不代表现在的我做得到。我会尽量学着一个人,不让你有压力。

听着范玮棋的《可不可以不勇敢》,我又哭了。也不是受了什么委屈,也不是日子过的很不开心。我就是爱哭吧。唉!我真的不是一个勇敢的人,我不想再伪装下去了。

 

 

pink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